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广西频道 >

壮乡村寨文化味儿浓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3日 14: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我把围屋唱一唱,四季如春好风光。农村如今好面貌,水泥铺到围屋旁。”龙年新春,记者来到广西贺州市莲塘镇仁冲村有着“江南紫禁城”美誉的客家围屋。还未进屋,悠扬的歌声就飘了出来。

  “我们正在对歌呢!”原来,“山歌王”黄仕茂和“山歌后”杨素芳正带领着两支队伍在围屋里对歌。仁冲村是广西“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的试点文艺村。这个春节,不只是仁冲村,壮乡各个村寨的“泥腿子”文艺队都活跃了起来,让村里的文化味儿特别浓。

  文艺搞起来,生活才算好起来

  “你看看我们村,街道亮了,房屋新了,村容美了。但大伙儿总觉得缺点什么,总在盼望点什么。” 仁冲村村委会主任胡仕琴说,“村民们盼望的是文化味更浓一些。”

  胡仕琴告诉记者,近年来,村民们物质生活改善了,精神文化生活却愈发匮乏,文化味越来越淡。胡仕琴分析说,一是读书少,打麻将、玩纸牌成为主要的娱乐方式;二是读报贵,普通农民自发订阅报刊有难度;三是看戏难,村民们看戏的机会较少,一些格调不高的戏班子却借着婚丧嫁娶登堂入室,抢占农村文化市场。

  “群众需要文化,文化更需要群众。”钟山县清塘镇文化专干刘艳花也有着同样的看法。她说,当前农村广大群众“想看戏”、“看戏难”的问题尤为突出。现在农村劳动人口流动很大,大部份人外出打工,很多原来的农村业余剧团因此而无法延续下去。

  “农村业余剧团是活跃农村群众文化生活的主力军,他们的影响力在农民朋友的心目中是很大的。”刘艳花说,在人口密集的地方有一个活跃的业余剧团,就能给这个地方的广大群众带来丰富活跃的文化艺术生活享受。

  钟山县清塘镇英家村村民邱世保告诉记者,英家村以前都有自己组织起来的业余剧团,排演桂剧、彩调、曲艺、歌舞等。这些演出队伍送戏下村,活跃在田间地头,逢年过节都为群众演出。如今外出打工人员太多,剧团就无法活动了。

  “我们瑶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瑶家妹子爱绣花,不会绣花找不到婆家。但是近年来,受到农家女进城打工潮的冲击,瑶家年轻一代会瑶绣的越来越少了,瑶绣几乎到了失传的地步。”富川瑶族自治县古城镇茶源村瑶绣传承人李冬梅心痛地说,随着老一辈瑶绣能手的先后离世,本地农村大多数青年人又纷纷外出务工赚钱,传统瑶绣工艺可能后继无人。“瑶绣是可贵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失传了就太可惜、太可悲了!”

  “去年,我们村人均年收入近5000元,可以说慢慢富了起来。但是,只有把文化搞起来,我们的生活才算真正好起来。”胡仕琴说,村民富裕之后需要发展文化,用文化充实富裕的内涵。

  广西文联主席潘琦认为,广大农村是滋生培育乡土文化艺术的根源和土壤,乡土文化艺术同时又深刻地影响着农民群众的思维方式、行为习惯和价值取向,并由此极大地作用于农村社会经济的发展。

  “现在,中央提倡文化建设力度空前,广西也提出建设民族文化强区。壮乡农民群众在长期社会生活中创造了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并形成了独具地域色彩和民族特色的文艺形式。这些都是我们必须传承和发扬的。”潘琦说。

  机制活起来,文艺才能火起来

  目前,广西正在以贺州为试点大力实施“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实现每个乡镇都有文艺村,村村都有一定数量的文艺户。据介绍,此举为全国首创。

  “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是以广大农村为阵地,以农民群众为主体,以原有的传统文化为基础,通过创建、命名一批文艺村、文艺户,广泛组织开展公益演出、艺术培训和专业指导,进一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满足农民群众文化艺术需求、繁荣农村文化。

  潘琦说,“这项文艺惠民工程要让农村文艺活动从‘穷开心’向‘富娱乐’转型,从‘要我唱’到‘我要唱’转型,从‘文艺装门面’到‘文化自觉’转型。”

  在现场会上,广西文联正式命名首批试点的贺州市八步区贺街镇东球村等20个村为全区“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文艺村,命名八步区黄洞瑶族乡黄洞村赵县英家庭等30个文艺户为全区“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文艺户。工作经费原则上由自治区、市本级、县(区、管理区)财政予以扶持。

  “这是我们村今年第一块金字招牌!”黄洞瑶族村党支部书记冯荣飘喜滋滋地指着村口那块金灿灿的牌匾告诉记者,他们村有幸进入试点,成为“瑶族民间艺术村”。

  据冯荣飘介绍,黄洞村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瑶族盘王节”和“瑶族服饰”的传承基地。近年来黄洞村累计投入50多万元“搞文化”,成立了2支共50人的瑶族八音队,3支共200人的民间山歌队,2支共160人的瑶族刺绣队,1支50人的瑶族歌舞队。他们还建起了广西首个村级瑶族博物馆,修建了40米的文化宣传长廊,在月湾茶园开辟了容纳1000人的演出场地。

  “今年春节,村里的文化活动特别多,各支队伍纷纷粉墨登场。我们村民演的瑶族节目还拿过全国大奖呢!”黄洞村村委主任赵贵府自豪地告诉记者,2011年5月,以黄洞村原生态节目为基础排演的,由村里的文艺户赵有福、赵县英等多人参演的《鼓动瑶山》,一举夺得“全国鼓舞鼓乐大赛”一等奖,同时还获得国家级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

  作为试点地区的贺州市文化资源丰富、文化氛围浓厚,拥有瑶族盘王节、瑶族服饰、瑶族长鼓舞、瑶族蝴蝶歌等4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客家山歌、壮族舞火猫、黄姚豆豉等15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贺州市委书记彭晓春说,贺州把实施“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与非遗传承保护工程结合起来抓,在第一批命名的文艺村中有大莲塘蝴蝶歌村、虎马岭长鼓舞村、黄洞瑶族民间艺术村、仁冲客家山歌村、水口麒麟马村、黄姚豆豉工艺村等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

  据贺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潘鸣介绍,要创建文艺村,必须拥有相当数量的文艺人才,组建有文艺社团,文艺阵地稳固,文化基础设施建设良好,文艺活动开展活跃。同时要有领头人,有队伍,有场地,有活动,有制度。

  借着创建文艺村的这股东风,客家山歌闻名四海的仁冲村决定造成客家山歌村。胡仕琴说,他们村的客家山歌队发展势头喜人,每逢歌会万头攒集,漫山遍野歌声如潮。

  如今,仁冲村的文艺活动红火起来了。身怀绝技的民间老艺人成为了客家围屋里的座上宾,手把手传、帮、带,让客家山歌传承下去;客家山歌表演队应运而生,每逢节庆庙会都要闪亮登场;一支以唱《月光光》为主题歌的客家少年歌手班也在仁冲小学诞生了……就这样,客家山歌飘进景区、飘进节庆、飘进课堂,飘进了村民们的生活里。

  随着试点工作的铺开,贺州市初步形成了“农民主体、社会合力、自我发展、常态管理”的“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实践模式。“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为文艺直接切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开辟了一条重要通道,为精神文明建设找到了一个最佳落脚点。

  长效机制是关键。潘鸣说,贺州建立了深入持久地开展公益演出、艺术培训、专业指导的文艺惠民服务的长效机制,明确规定各文艺团体及文艺家协会每年下乡开展文艺惠民活动的任务和要求。“让艺术家在文艺惠民中感受生活,让老百姓在文艺惠民中感受温暖。”

  “现在,我们村经常开展文艺活动,村民们像种庄稼一样‘种文化’,把‘文化的种子’种入乡村大地。”富川县城北镇凤溪村文艺领头人陈永楣说。

  种子留下来,文艺才能传下来

  “办剧团好比种韭菜。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年年有新菜吃,是因为菜兜留在地里。”陈永楣说,要想村办剧团能永久生存,得有人才留下来。

  陈永楣告诉记者,他们村现存的文艺队前身是始创于清朝嘉庆年间的凤溪祁剧班。该剧团明清时期演古装戏,民国时期演文明戏,解放后演现代戏,文革时演样板戏,改革开放后演旅游歌舞,总能生存下来。陈永楣说,“凤溪剧团就像园地里的韭菜一样生命力旺盛,其中奥妙就在于有了人才和费用的保证。”

  如今,贺州市首批命名的20个文艺村之所以能长期开展活动,就是因为有文艺领头人和一支强有力的文艺骨干队伍。

  为了建立“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的长效机制,贺州市实施了庞大的文艺人才建设工程,在全市造就十名文化名人,培养一百名文化管理干部和一千名乡村文艺能人。潘鸣说,经过几年的努力,将帮助农村建立一支“不走”的文艺人才队伍。

  贺州市八步区黄洞瑶族乡党委书记曾小燕告诉记者,他们乡将众多的能歌善舞、能写能画、能拉会吹、能绣会织的爱好者组织起来,重组各村民族民间艺术表演队伍。现在,全乡有瑶族八音队4支,共80人;瑶族民间山歌队4支,共300人;瑶族刺绣队5支,共260人;瑶族民间歌舞表演队1支,共50人。他们还扶持命名了盘王节传承人赵有福、瑶族山歌传承人赵县英、瑶族唢呐传承人盘生安等“一户一色”特色文艺户。

  “我的瑶绣坊既是生产瑶绣制品的作坊,又是教授瑶绣工艺的学堂。”文艺户李冬梅说,她的“冬梅瑶绣坊”已挂牌为瑶绣艺术传承基地,培训了 30 多名绣娘,绣娘们又各自带了一批新绣娘。“我们的绣娘队伍就像鸡婆带仔,如今越带越多。”

  在实施“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中,试点的贺州市培养和造就了一批乡村文艺能人,创作了一批文艺精品。其中,曲艺《蝴蝶歌飞》获得了国家最高文艺奖“牡丹奖·文学奖”,民间舞蹈《鼓动瑶山》、《贺州岭南八音》获得国家“山花奖”奖项,填补了广西同类艺术的空白;客家山歌剧《仙姑岭茶歌》获得全国第十五届“群星奖”剧目奖,《宝石坳》获得中国戏剧文学奖二等奖。

  腰包鼓起来,文艺才能兴起来

  “饿着肚子唱山歌,穿着补丁跳长鼓。”回忆起以前村里文化建设的窘境,文艺户赵贵府感受颇深。以前在农村搞文化,是个“只花钱、不来钱”的事儿。赵贵府说,只有让农民实实在在感受到“搞艺术”的好处,文艺村才能生存下去,民间艺术才能传承和发展。

  在创建文艺村的过程中,黄洞村从村级集体经济中拿一部分资金补助民间艺人,给参加文艺演出的村民发放工费,特别补助国家指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功夫不负有心人,黄洞村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瑶族盘王节”和“瑶族服饰”的传承基地。

  “创建文艺村、文艺户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形成文化产业,使文化成为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新的增长点。”彭晓春说,贺州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黄姚,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秀水,瑶族文化传承基地——黄洞,客家文化传承基地——仁冲,彩调传承基地——凤溪等进行了重点打造。这些村屯都已形成一定规模的旅游景区,文化产业正在逐步拓展。

  贺州将“千村万户文艺惠民工程”与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相结合,不断拓宽农民增收渠道。让“千村万户”真正成为投入的主体、创建的主体,受益的主体。

  “如果说过去我们办剧团是‘穷开心’的话,那么现在已经转型为‘富娱乐’了。”陈永楣说,他们村把瑶族刺绣、瑶族土纺、瑶族歌舞与旅游开发结合起来,大力发展民族风情旅游业。

  目前,凤溪瑶寨民俗风情文化旅游已成为贺州乃至广西乡村旅游的一大亮点,每年接待游客3万多人次,直接吸纳就业人员38人,带动瑶锦瑶绣和瑶家土特产柑橙等销售百万元以上。陈永楣说, “富裕起来的凤溪,办文艺的热情更加高涨。”

  名声鹊起的民间艺术也给黄洞村带来了名气和人气。赵贵府说,黄洞村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村里的“文化”搞起来以后,瑶族风情旅游得到了投资商的青睐。他们已接待了来自美国、法国、泰国、日本、越南等中外专家学者、艺术家和大专院校师生数千人。

  “做梦都想不到,一套原始手工制作的过山瑶服饰可以买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冯荣飘说,村民们原以为土里土气的服饰、山歌、八音、长鼓成为了倍受外界追捧的民间艺术瑰宝。如今,有了“文艺村”的金字招牌,瑶民们学习刺绣、山歌、八音、长鼓的积极性就更高涨了,瑶族民间艺术也有传承人了。

热词:

  • 贺州
  • 瑶族文化
  • 文化旅游
  • 文化自觉
  • 文化建设
  • 村寨
  • 302 Found

    302 Found


    CCTV_WebSer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