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广西频道 >

访广西桂林永福百岁老人陈老翠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8日 17: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有这么一块令人魂牵梦绕的地方,在这里,山是常清的,水是常绿的,食物是天然的,生活是闲适的,人是长寿的,那便是坐落在桂林东北大地上的——永福县。永福和桂林一衣带水,像一块绿色的菱形镶嵌在桂东北大地上,永福依山傍水,风光秀丽,真得感谢自然造化之功、日月精华之力,造就了永福这一膏腴的土地,钟灵毓秀的风景名胜。福寿是人类的梦想,人类从古至今对福寿的追求从来没有停止过,然而在永福,福和寿是连在一起的,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凤山清代“福”字摩崖石刻和百寿岩宋代“百寿图”,两处景点有机地把福和寿的深刻内涵联系到了一起,构成了永福特有的福寿文化。此外,在永福县四面青山环抱着一座小小的古镇,这便是“水旱无忧三千垌,十里常缝百岁人”的百寿镇了,我们要采访的陈老翠老人便是百寿镇上“百岁人”里的一员。

    我们采访的主人公陈老翠家住百寿镇寿城村,百寿镇古称永宁,由清一色的方形巨石筑就,有东南西北四座城门,城楼高耸,雄伟壮观。五百余载岁月流逝,永宁州古城依然雄踞碧野,像一位历尽沧桑的老人,那一座座几遭劫火的城楼,那一块块饱经风雨的巨石,彷佛在向人们诉说这往日的悲欢离合,烽火硝烟。如今,那爬满青藤的城墙,那井然有序的街巷使人依稀可见旧日的繁华,领略到那古朴淳厚的乡风。旧时城中的街道全用青石板铺就,条条小巷都是用鹅卵石镶砌成的花街,显得特别整洁、精神。每日五更鼓罢,四座城门洞开,“笃,笃……笃笃笃笃……”石板街上那一阵紧似一阵的马蹄声,敲碎了人的残梦。于是古城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陈老翠老人所在的古镇——永福县百寿镇寿城村

    我们在采访老人的途中,走到百寿桥头的时候,看到那里,车马喧哗,人声嘈杂,货摊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小商品,过往的行人和小镇上的居民都在那里选购着自己的商品,路口的小食摊上,油膜,粽子,米糕、牛肉米粉,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香味,和着那些小商贩热情别致的吆喝,把客人吸引过来,顿时小吃摊前便挨挨挤挤。买卖人隔着货柜看样选货,笑眯眯地讨价还价……民政办的覃主任看着我一脸的惊奇,笑着对我说,今天比较巧,逢镇上“赶圩”,也就是北方人常说的赶集,这里三天一“圩”,百寿处于三镇交界,所以就形成了一个集市,路人、商人都要经过,路过时便下车选购自己的所需物品,买上大大一包带回家。覃主任听她的祖辈说,永宁州人很会做生意,在旧时,各家各户的铺台上都会放一桶茶水,桶中放一带把的小竹筒,赶集的乡下人,口渴了,随处可以喝上一桶清凉茶水,若出门遇雨而未带雨具,随便哪一家的斗笠戴上都可以遮风挡雨,勿需称谢,也勿需付钱,主人也从不过问。因为在永宁州人的心中,与人方便即是与己方便,但是你千万不要以为永宁州人“傻”得可爱,其实论做生意,写文章永宁人都能干得很,所以自古就流传着“好狗难过灵川县,光棍难过永宁州”的说法,可见永宁州人做生意精明能干是出了名的。覃主任说,我们要采访的陈老翠家原先也是做生意的,陈老翠本人就很会做生意。

    当我们进入陈老翠老人家的时候,一下子就看到了这位一百零四岁高龄的 “生意人”,由于是在镇上,所以老人家的装饰和村里的老人略有不同,正对门的地方放着一台25英寸的彩色电视,左侧放着一台饮水机,侧上方供奉着祖宗的灵位,“江夏传家根深蒂固,永宁立业叶茂枝繁”,这一幅工整的对子记录了老人祖上从江夏迁移到永宁创业的过程。老人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到来,由于没有关门,看见屋里有人就直接走了进去,此时,陈老翠老人正靠坐在藤椅上,闭着目,养着神,看样子是睡着了,小重孙女在一旁看着电视,看到我们来看望老人家,欢快地跑到老人身边喊道:“老老,老老,有人来看你来了”,老人睁开微闭的双眼,仔细端量了一下我们,准备要重孙女搀扶她下地,这时覃主任对我们说,老人最近有些腿疾,下地走动不是很方便。所以我们就没有要老人起身,老人见我们还带了那么多东西来,很是过意不去,忙叫重孙女一边给我们倒着水,一边热情地招呼我们:“我这么大年纪了,你们还来看我,谢谢你们了,我腿不好走,不能招待你们,你们快坐下喝水,外面很热,喝点水凉快凉快”,真没有想到,老人说话的思路还如此清晰,看着老人家这么热情,我忙说“老人家,你坐好别动,别这么客气,你这么大年纪了,我们来看望您也是应该的”。我们坐下来,仔细端详着这位和善可亲的老人,老人面容清秀,布满皱纹的脸上仍可看出一些年轻时候的余韵,虽已过百,但眼睛仍然清澈,明亮,目光中也透露着老人年轻时走街串巷做生意时的精明和能干。陈老翠老人是我这次采访的百岁老人当中年龄最长的,现在虽已一百零四岁高龄,但精神状态依然良好,若不是近日腿不方便,听孙媳妇说若在平时,老人仍可上街行走,散步,还能帮忙做饭。

    这时候,老人轻轻地把头转向门口,原来自己的重孙女正在和伙伴们玩耍,唱歌,在一起追逐游戏,老人看着小辈们嬉笑打闹,听着孩子们开心爽朗的笑声,老人的嘴唇微微触动了一下,不言不语,若有所思,似回忆起了自己快乐的童年。看着这一细腻温馨的场面,我忍不住端起相机,拍下了老人回味人生的这一精彩幸福的镜头。屋子较暗,相机的闪光把老人的思绪重新引了回来……

    也许是刚才的一段引起了老人无限的回忆,老人主动和我们交谈了起来……

    老人说年轻的时候很喜欢唱歌,喜欢唱山歌,当时老人家里很富裕,父亲是做生意的,父母在外面忙生意,老人就在家唱歌自娱自乐,老人从小就和母亲学会了烧菜做饭,父母回来的时候便能吃到老人煮好的热气腾腾的可口饭菜,老人从小就聪明伶俐,是父母的乖女儿……镇上很多人都知道陈家有一个乖巧漂亮的女儿,前来提亲的人不断,可是不管父母怎么劝女儿,女儿就是不嫁……终于有一天,又有一家来提亲了,是镇上黄家的公子,女儿已经二十四岁了,俗话说儿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说什么也不敢再留女儿了……

    就在老人24岁那年,陈老翠哭哭啼啼地嫁到了黄家……

    黄家是镇上有名的富户,家有很多良田,老人的丈夫是医学院的高才生,长得英俊潇洒,对陈老翠很关心,两个人很投缘,嫁过去之后夫妻恩爱,过得非常幸福。这时老人拿出祖宗灵位下的丈夫年轻时的照片给我们看,确实如老人所说,尽管是一张黑白的老式照片,但仍能看出老人丈夫当年的那种英俊和潇洒,相片上的丈夫匀盘大脸,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前方,一件整齐的花呢上衣和一顶黑色的羊皮棉帽更加衬托出丈夫当年的英姿。老人看着丈夫的照片,轻拭了一下湿润的眼角。

    老人的丈夫医学院毕业后在国民党政府供职三年,后来丈夫凭借着自己的医术,和妻子陈老翠开了一家药店,在两个人辛勤的照料下,药店的生意红红火火,前来抓药看病的人不断,老人说,丈夫是个好心肠,对于穷人他只收成本费,有很多特别贫穷的病人他们分文不收,而且还给他们抓最好的中药。丈夫是个称职的医生,药材都是选上等的,丈夫说,医生要有医德。就这样,白天丈夫出诊,老人守着药店,夜里他们选药、捣药、配药。日子过得辛苦而幸福。没过几年,两口子利用开药店辛勤赚来的钱买了一处像样的房子……生下了他们的孩子——女儿黄淑荣,儿子黄怀德,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生最幸福的时光。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然而,人有旦夕祸福,正当他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共享家庭给他们带来的欢乐的时候,日本人侵入桂林,他们的房子被日本人征用了,不得不四处躲藏,老人激动地向我们说,当时日本人在村里进行大搜捕,镇上人拖家带口地都往山上逃,恰巧丈夫当时去外地进药了,当时孩子刚几岁,情急之下,老人就把孩子放在箩筐里,一个框放一个,艰难地用担子把孩子挑到了山上的石洞里。想起那一段历史,老人说话显得有些颤抖……

    抗日胜利后,镇上也并不太平,当时国民党的苛捐杂税,社会的动荡不安,药店无法再开下去了,仅懂医术的丈夫显得有些灰心丧气,家境也越来越差。

    解放后,丈夫家被划为地主,房屋和土地也被没收,昔日的富裕都已成过眼云烟,这时候,出身于生意人之家的陈老翠老人显示出了生意人的精明和能干,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老人主动挑起了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做起了小生意,她傍晚去集市上批发一些日杂用品,然后拿到其他地方卖掉……听老人说,当时很辛苦,每天都要起早贪黑,经常休息不好,大清早就要挑着担子去邻乡、镇上卖东西,一走就是几十里路,凭着老人靠卖杂货换来的一点微薄收入,勉强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

    老人丈夫年轻是的照片

    政策相对宽松的时候,在妻子的帮助下,他们的药店又开张了,丈夫又操起了老本行,脸上又有了笑容,家里的生活又慢慢地好了起来,没过几年他们又有了自己的房子,药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后来,国家对私有经济实行社会主义改造,药店就改为公私合营的性质。老人的丈夫依然管理着那家药店。

    转眼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是一个政治混乱、黑白颠倒的悲剧时代,多少人因此枉送了无辜的生命,陈老翠一家也难逃厄运。老人说,丈夫由于地主出身被当作反革命下放到青海进行改造,家里只剩下老人和两个孩子相依为命。然而祸不单行,一九七二年,老人唯一的儿子黄怀德在政治帮派斗争中被打死,当时被下放到青海的丈夫听到儿子死亡的消息时,更是悲痛欲绝,面对生活的绝望与无奈,丈夫自缢而死……儿子和丈夫的接连死去,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这对陈老翠老人来说好比晴天一击,老人悲恸地晕倒在地,整整昏迷了两个月,醒来时,看着守望在自己身边的女儿,一旁还有不懂事的小孙子,老人再次坚强地站了起来……

    从此,老人没有了药店,没有了丈夫,没有了儿子,家里的生活更加艰辛。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作为一个七十岁的古稀老人,陈老翠再次卖起了杂货,天还不亮就去集市批发肥皂、烧纸、等货物,然后拿到外地卖,有时候她还背着重重的商品拿到桂林、柳州等地卖。听老人说,当时很艰难,经常要扛100多斤重的货物,但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老人毅然坚持了下来。说起这一段辛酸的历史,老人忍不住留下了眼泪,只是这眼泪比以前还要苦,还要涩……

    天有弄人时,地无永尽头

    我们听了老人的故事,心情也无比沉重。考虑到老人的心情比较激动,我主动换了一个话题,就问了问一边的小重孙女,说:“小女,奶奶平时给你讲过什么故事啊?”孙女稚嫩地倾斜着身子,用不太熟练的普通话和我们说:“奶奶对我们可好了,给我讲过她原先的一些故事,不过我都忘记了,不过我会做菜,奶奶教我的”我们又笑着问小孩:“你都会做什么啊?”小孩充满童真地说“我会做好多,什么都会做”。“奶奶还教我做衣服”小重孙女炫耀地对我们说。听小孩说到衣服,老人拿出她年轻是穿过的一件绣工精致的深蓝外套给我们看,这件外套是侧开口的,钮扣也是古时的那种黑色钮扣,老人用两手撑着衣服的两端,回味地望着那件曾经记录着老人生活点点滴滴的外套,对我们说“原先我们都穿这样的衣服,这衣服穿着舒服。”边说边把那件衣服整齐地叠好放了起来……

    老人家的宗祠

    我和孙女的交谈把老人从痛苦的回忆中引了回来。老人听着我们和可爱的重孙女的交谈欣慰地笑了,这一笑是幸福地笑,开心地笑。

    听老人的家人说,老人心态豁达,每次受到打击之后都能够很快地回复过来,缘于老人有着一个平和的心态。听邻居们说,老人很耿直,并且有一副热心肠,邻居家谁家有事都是她帮忙看小孩。

    当我们问及老人的起居饮食时,孙媳妇对我们说,老人每天早上9点多起床,晚上10点休息,一日两餐,喜吃青菜,不喝酒,老人原先作息很有规律,如今人老了,休息也多了起来。

    当我们问起老人为什么会这么长寿时,孙媳妇说,老人的长寿有遗传的因素,老人的父亲就活了九十多岁,她还告诉我们,老人不吃杂粮,只吃大米,这要我们感到很奇怪,与我们采访的其他老人吃杂粮的习惯截然相反,看来老人们长寿的原因是形形色色的,没有规律可循。不过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老人一直不闲着。听孙媳妇介绍,原先的饭菜都是老人自己做,而且衣服也是自己洗,我们帮她洗她不要,非要坚持自己做,现在腿有些不方便了,但老人还坚持每天要重孙女扶着去外面走一圈,中午回来的时候还要抢着给家人煮饭。

    如今的老人已经开始安度幸福的晚年。现在她和孙子一家生活在一起,家人对老人日常生活悉心照料,当地政府对这些老人也给予了特殊的关怀和帮助,每逢过年过节都要来看望老人,而且这些长寿老人还可以获得政府提供的“寿星资助”。老人说孙女外甥们也经常回来看望她,老人想吃什么,孩子们就给老人买什么,很孝顺……老人的微笑告诉了我们,她一生的劳苦没有白费。

    离开这座古城的时候,那座“雄州漫道卷风尘,历尽沧桑五百岭”的永宁古城,再映眼前。老人就像这座充满历史沧桑的古城那样,经历着世间的甘苦、离合、悲欢……

热词:

  • 广西
  • 桂林
  • 永福
  • 百岁老人
  • 陈老翠
  • 302 Found

    302 Found


    CCTV_WebServer